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R烛生活 >《练习不压抑》:「身体断线」不表示感觉不见
压抑的后果

伍迪.艾伦曾说:「我不生气,我以生肿瘤来代替生气。」这句话虽然无法用科学的因果关係检验,但研究的确证实,压抑会对身心健康、工作表现造成影响。

研究者请参加实验的人刻意隐藏、压抑自己的情绪反应,比如说,请他们看恐怖片(像是《大白鲨》或经典鬼片),好让他们出现恐惧情绪。但事先提醒他们必须压抑任何感觉,不要让外人知道。

结果,受试者表面上看起来成功压抑恐惧情绪,身体却骗不了人。研究者事先在他们身上接了仪器,用来检视身体指标的变化(如心跳、肤电反应等,这些指标与情绪强度相关)。获知要压抑的受试者,他们的身体反应反而比另一组人(获知不用压抑)更剧烈而明显。面对情绪时,身体似乎比嘴巴还要诚实。慢性疼痛患者身上也有类似现象,鼓励患者压抑痛的感觉,反而会让痛的感觉更难忽视且维持更久。

身体断线不表示感觉不见:断线型压抑

这类压抑通常是不自主的。有别于上三种压抑的「有意这幺做」,断线型压抑通常出于身体本能的保护反应。这种压抑往往是下意识的、无意间发生的。只是,断线并不表示感觉不见,只是一开始感受不到,或者很久之后才慢慢有感觉。

这是一个创伤的故事,在故事里,小虹突然与她自发的恐惧情绪断了线,这种「断线型压抑」一开始是一种保护机制,保护故事主角在无法承受那些感受时,可以先不去处理那些过度强烈的情绪。

断线型压抑常与过往的创伤经验有关。事实上,创伤是很常见的,以美国调查来看,约有七成的成人在人生某个阶段曾经历过创伤。创伤可能来自于天灾(地震、火灾)、人祸(战争、恐怖攻击、目睹杀人事件),也可能来自成长过程,像是受虐(言语暴力、肢体暴力、性虐待)、不当照顾或受到忽视、在学校或职场受到霸凌、排挤、目睹亲人突然逝世等。许多看似「不要想这幺多,没那幺严重」的生命经验,都可能在一个人的生命中留下一些疤。

严重创伤后,我们很可能会出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简称PTSD)。不过,依据创伤严重程度、个人调适能力与年龄等,不是每个人都会符合「疾病诊断」,但相关症状却很常见。大脑对于情绪强烈的事件,记性会特别好。因此,PTSD患者时常会做恶梦,在白天回想起事发当时的画面,情绪容易受到惊吓。常常处于这样极度不舒服的状态,许多患者开始出现「断线型的压抑反应」。旁人眼中的他是情感麻木而疏离的;或者严重到符合临床上称为「解离」的标準,也就是极度的断线状态,一个人感觉自己「不是自己」,与自己的身体不在一起。

一般情况下,我们可能没有经历过极度严重的创伤事件。不过,小时候若遇到一些状况或危机,超过当时我们的能力範围,无法解决,因而带来强烈的情绪压力,我们的身体也可能会不自觉使用断线型压抑做为保护。

断线型压抑后,身体其实还是有感觉,我们也还是有情绪;只是当下看起来毫无反应。断线时,我们好像没事。但只要碰到任何可以引发情绪反应的人事物时,情绪便会再度席捲而来。这就像是有些人会突然「暴走」一样,本来看他都好好的,他可能也觉得自己没怎样。实情是,他已经承受了非常强大的压力,因为断线型压抑一直在运作而没有发觉。就在某天,因为发生了某件事正踩到他的点,断线型压抑的力道抵挡不住按捺许久的火山爆发,因而情绪失控、歇斯底里。

比拟物理学的「能量守恆定律」,心理学也有能量守恆定律,它指的是:被压抑的感觉不会凭空消失,反而会寻找其他出口。故事里的小虹,长大后变成一位过度敏感、疑神疑鬼、不易相信他人的人。即便小时候以断线型压抑来自保,那些暂时没感受到的感觉,只是跑到未来,继续影响着我们。如果读者感觉自己出现这类因创伤事件而引发的断线型压抑,除了尝试本书提供的方法外,也建议寻求专业人士(如精神科医师、临床心理师、谘商心理师)的协助,早日处理这样的问题,才能更完整的改善这类状况。

压抑失败之后,还会补自己一拳

压抑时,除了原本的初级情绪之外,我们的焦虑通常也会增加(这也算是一种次级情绪)。就像之前的阿烈,在压抑失败而大骂女儿之前的几个小时,他一边要克制愤怒,一边担心自己有没有把愤怒克制好,这确实令人感到焦虑。

假设你正被老闆责骂,生气的感觉出现了。你惊觉:「我现在可不能生气啊!」于是,你把所有心力都用来压抑怒气。这表示,你可以专心听老闆说话的脑力也被瓜分掉了。所以,刚才老闆在问你话,你可能没听见(结果老闆又更气了)。当一个人很认真在压抑时,当下反而没有足够的「大脑资源」可以妥善处理现况。

压抑是很费力的事,很少会有人说:「我压抑得轻轻鬆鬆。」我们听到的通常是:「我拚命压抑」、「压抑累死人了」。但愈努力,反而愈失败,这种结果让人十分沮丧。

「我明明这幺努力控制情绪,却还是失败,我到底是不是太笨还是怎样?」有些人会像这样替自己贴标籤:「我就是脾气差」、「我这辈子就是没办法管好脾气」、「我没救了」。这就是小标所说的「压抑失败之后,还会补自己一拳」的意思。光努力是不够的,还要留意「努力的方法」是否正确。不然挫败感一直累积,将转变成无助感,容易使人自暴自弃,未来更不可能有改变的动力。

不谈恋爱,就不会受伤了吗:搞消失型的压抑

压抑的后果除了可能使人自暴自弃外,也可能让人变得自我封闭。如果知道做某件事后,「有可能」要面对不舒服的情绪,与其这样,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做,这就是搞消失型压抑的机制。

这就像是告白几次失败后,因为害怕被拒绝的痛苦,便把自己「关在」安全的地方,放弃谈恋爱。把自己关起来,一劳永逸地避开所有痛苦。我们也许逃掉了「痛苦」的感觉,却也同时放弃了「快乐」的机会。这是搞消失型压抑最大的后遗症。

之前提过,人类行为的一大特性是趋乐避苦。趋乐是一种「前进」,去追求会让我们高兴、感觉有意义的事;避苦则是一种「闪躲」,是出于防卫而限缩的行为。当一个人把力气都用在「闪躲」时,他的人生不会有充实的感觉。没有留足够的力气给「前进」,去做真心想做的事,我们会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

一个害怕被拒绝而把自己关在房间的人,如果不踏出门交朋友,永远没有机会知道,世界上原来有人不会拒绝自己;也没有机会知道,自己其实能够承受被拒绝之后的不舒服。他无法理解不舒服其实是很正常的感受、不压抑也没关係。继续躲在房间,看似安全,但其实所有心力都用在避苦。久而久之,他会把「被拒绝的不舒服」看得愈来愈可怕。

这跟看牙医很像。你知道最近牙齿有点状况,但不想面对看牙医的恐惧,于是一直忍耐、压抑、忽视。一个礼拜过去、两个礼拜过去,牙齿痛的感觉还是在,而且「害怕看牙医」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亦即,你愈努力逃避某种东西,那东西带来的不舒服反而会随时间而放大。唯有出门去看牙医,正视内心的恐惧,你才有机会改写那种恐惧与你的关係。

长期仰赖「搞消失型压抑」,我们的生活会愈来愈限缩。有愈来愈多人、地方、东西、事件与情境,是我们不想接触的。一开始是「不想」,后来会变成不愿意接触、不敢接触、不知道如何接触。因此,如断线型压抑一样,通常在长期使用「视而不见、改头换面、用力赶走型」这几类压抑失败之后,我们接着会採取的策略就是搞消失型的压抑。但可惜的是,跟其他压抑一样,搞消失型压抑还是会失败。

为什幺我们老是在压抑

为什幺明知压抑的帮助有限,我们却还是很常压抑?

不妨透过「时间轴」来思考。先前提到,压抑可以让我们「短暂的」远离不舒服。更精确的说,压抑可以让我们「短暂且快速的」远离不舒服。行为心理学指出,当两件事发生的时间靠得愈近,我们愈容易把它们连结在一起。同时,先发生的事,我们会先记得。

如图示,不适感出现后,我们「压抑」(事件一),并快速得到「舒缓的感觉」(事件二)。因为事件一、二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事,所以我们会得到这种结论:「压抑带来舒缓的感觉。」(其实是错觉)

隔一阵子之后,我们才会发现,被压抑的东西依然会逆袭,而且还造成其他不好的结果。但因为事件一(压抑)与事件三(长期不好的后果)在时间轴上相隔太远,我们很难将两者连结在一起。

《练习不压抑》:「身体断线」不表示感觉不见 Photo Credit: 时报文化

这种思考方式可以解释很多现象,比方说:为什幺明知道有一个很大的报告要交,我们却总是拖到最后一刻才面对?

一想到要写报告,心情就开始沉重。想到要跑一堆地方、打一堆字,更烦的是动脑的感觉(不适感)。因此,我们决定不要面对,选择压抑(事件一)。接着,我们跑去看影集、逛脸书,享受当下美好的时光(事件二,舒缓)。不过,等到三个月后要交报告时,在短时间内生出一份大报告的痛苦(事件三,压抑物逆袭、其他不好的后果)虽然很剧烈,但是因为离当初的事件一(压抑,不要面对)太太太远了,我们才很难就此记取教训。这也是为什幺我们明知逃避、拖延、压抑不好,却常难以记取经验的原因。期待读者在了解这样的原因之后,对于自己常常压抑这件事,能放下过多的自我苛责。

想再次提醒的是,压抑本身并非绝对不好,这是每个人都会使用的一种因应策略,在弹性而适度的使用下,并无大碍。我们会压抑,是因为压抑曾经有用。期待经过第二章的讨论,大家能看清楚压抑的机制到底是什幺、有何限制。

相关书摘 ▶《练习不压抑》:把负能量炸弹带到「接纳小房间」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练习不压抑》,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苏益贤

本书特色

将艰深的心理学知识,化为实用方法,让你不再把压抑变成压力

别再假装不在乎,以为压抑可以息事宁人。如果连你都不倾听自己的心声,谁又有义务了解你?坦然面对内心深处的情绪与想法,明白自己的渴望与失落,才能真正和人交心,建立和谐的人际关係。

提到压抑,你脑海浮现的画面是什幺?是下属面对难搞老闆时的有苦难言?是濒临气炸边缘时,努力不让情绪爆发?还是阿妹的经典歌词「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压抑」常常存在你我之间——戒不掉大吃大喝的大学生、不敢说出真心话的未婚妻、借酒浇愁的上班族、流连于一段段感情,始终定不下来的漂泊男子汉、把拖拖拉拉当作例行公事的自由工作者,又或者在关係里始终离不开对方的妻子……

类似的剧本不断上演,虽然故事的内容、人物、剧情都不同,但「压抑」都是核心因素。儘管压抑如此常见,我们却鲜少深入了解它,往往等到压抑变成压力,才意识到问题的存在。

本书从压抑的「how」开始,介绍五种典型的压抑方法。其次,带领读者聚焦压抑的「what」,探讨我们到底在压抑什幺。接着,解开压抑的「why」,釐清我们为何压抑、哪些因素影响我们的选择。最后,将介绍两种破解压抑的工具——接纳与价值观,引导大家设定各自的「解压行动」。

《练习不压抑》:「身体断线」不表示感觉不见 Photo Credit: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基础篇——第一场5月5日(六)早上10点至中午12点30分
基础篇——第二场5月19日(六)早上10点至中午12点30分
活动地点:有时聚聚时报本舖(台北市和平西路三段240号一楼)

进阶篇——5月26日(六)早上10点至中午12点30分
活动地点:时报出版大楼(台北市和平西路三段240号二楼)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dst|及时的资讯网站|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bbin官网试玩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无门槛永久1元提现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