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M生活播 >《练习不快乐》:花力气禁止负面情绪出现,就像牙痛时不允许痛的
不会生气的原始人

在你我还是原始人的时代,勤劳的你,花了好一阵子,终于在粮仓储存了足够的食物。毕竟,面对寒冬,唯有充足的食物才能确保自己熬得过去。

有天,一位不安好心的邻居,看上了你的储粮,打算抢过来。他面无表情地走入你家,在你眼前抱起大把食粮,缓缓往门外走去。

这时,你会做何反应?

人生1.0:雅量优先,不会生气的原始人

显然,因为不会生气、没有反应,对方轻易地搬光了你辛苦储存的食物。邻居的邻居看到了,也过来拿了一点。「你人很好」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大家好康逗相报的状况下,你家食物没多久就全被拿光了。

寒冬甚至还没过一半,没有负面情绪、不会生气的你,也跟着离开了这个世界。呜。

人生2.0:维护权利,懂得生气的原始人

「干什幺?!抢我食物?」你生气了。

你知道愤怒这种情绪,在自己权益被侵犯、被踩线的时刻是很重要的。

生气的时候,愤怒正在替你说:「这是我的东西,请你尊重!」生气让你的身体开始张牙舞爪,说话变得大声而直接。对方发现你不好惹,于是打退堂鼓,连忙说抱歉后离开。你成功守住了食物,顺利度过寒冬。


在每个人脑中的情绪众议院里,除了正方,也一定会有反方。

负面情绪是老天爷巧妙的安排,在寻找快乐的路上,与其假装它不存在,倒不如对它多了解一点。后面我们会提到,若能理解负面情绪背后的意义,我们还可以借助这些意义来寻找更多的快乐。

理解情绪的「用处」,是接纳情绪的第一步。情绪本身虽然有正负向的分别,却没有「好坏」之分,好坏都是我们的文化、社会附加的判断。每种情绪都有它的功能,都很重要。在应该快乐的时候快乐,在难过的时候难过,这是自然不过的事。

社会学家克莉丝汀.卡特(Christine Carter)用了一个很棒的比喻,她说负面情绪就像人体里的「胆固醇」一样,表面上对健康有害,但其实它仍有用途,是不能不存在的要角。

传统观念总说:「生气只会误事。」我常跟个案说,这种观念不见得是对的。只是,你要懂得生气,同时要记得,生气的方法有非常多种。

不懂得生气,有时候你的权利会受损。或者,一直憋着,从可以健康释放的小生气变成难以挽回的大暴怒,并非好事。

哭泣、难过也是华人文化里不被鼓励表达的情绪。「哭有什幺用?」相信这句话大家都不陌生。

为什幺要难过?因为难过会让我们慢下来。慢的时候,你才看得清楚现在到底怎幺了、发生了什幺事,我们不会莽撞地再去做些什幺。悲伤的时候,我们才能好好哀悼失去的人或物,并从中学习经验。

在低潮时,难过的情绪也在告诉你身边的人:「请协助我。」在生存不易的原始时代,他人的协助对存活极为重要。

男性常不允许自己有害怕的感觉,恐惧常常跟「胆小、懦弱」写在一起。不过,若没有恐惧的能力,我们可能就活不久了。来到楼顶,你的身体不自觉颤抖着,这种害怕的本能在告诉你:「嘿!这边很危险,快点离开!」一个不会害怕的人,随心所欲四处冒险的同时,小命也很难保住。

事实上,许多作奸犯科、心理病态或反社会人格者,往往都欠缺「感到恐惧的能力」。在应该害怕的时候,没办法害怕,反而容易做出不适当的行为。

在碰触到可能有害的事物时,我们自然的情绪反应是厌恶感。你不妨回想一下,当你在山上路边看到色彩鲜豔的菇类时,心头浮现那种「噁」、不想碰它的感觉就是厌恶。(没错,还有其他极佳的例子,有人跟我一样讨厌香菜与秋葵吗?)

厌恶情绪会阻止我们採取进一步的行动,例如,不会把那朵看起来噁心的毒菇吃下肚。在原始人时代,吃对东西非常要紧。过去没有急诊、没有医院,一旦吃到不乾净、有毒的食物,我们可能就挂了。


牙痛时,我们会觉得痛。事情之间的因果顺序是这样的:

「痛」本身只是一个讯号,提醒我们有事发生了:牙齿出问题。因此,我们会快点採取行动:去看牙医。

我们不会花太多时间纠结在「痛」的感觉,心想:「我不允许自己有痛的感觉。」「我怎幺会痛呢!真不应该!」「男生不可以感觉痛。」

牙痛了,我们要处理的是「牙齿」,而不是处理「痛的感觉」。如果你光处理「痛」,吞几颗止痛药,其实治标不治本。

但,如果把牙痛换成「心痛」,我们往往会搞错事情的因果顺序:

因为失恋,我们难过。这时,许多人很容易不小心把火力对準「难过」,质问自己:「我怎幺可以有难过的感觉?」「难过是懦弱的!」「不可以难过。」

花力气禁止负面情绪出现,就像是在牙齿出问题时不允许痛的感觉出现一样。当我们把心力都用来禁止它们出现时,反而听不见「难过」这个讯号背后想告诉我们的事。

失恋了,我们真正要面对与解决的,是失恋这件事,而不是难过这件事。

我喜欢把负面情绪比喻为防毒软体,它的功用就是保护我们。儘管装了防毒软体之后,电脑会变慢,插入USB时,它会过度警戒地哇哇叫:「疑似病毒,危险!危险!」不过,我们知道它只是在尽自己的本分。虽然有点困扰,却不会花太多力气生防毒软体的气。

下次负面情绪出现时,请问问自己,这个情绪想告诉你什幺?你可以如何接纳与表达这个情绪?接下来最适当的行动,又会是什幺?

有云霄飞车的游乐园

快乐/不快乐、正/负情绪的分野,有时比我们想得模糊。

你和朋友正在一串长长人龙里,等着坐云霄飞车。你引颈期盼,大概再一、两轮就能搭到了。太阳好大,心好急,还要多久……。

终于,你们一行人上了云霄飞车,你又期待又害怕。

列车开始行驶,愈来愈快。你的心噗通噗通地跟着列车加速。列车在转弯之后达到最高速,準备驶向三百六十度的迴旋。听着隔壁朋友的叫喊,你也忍不住叫了出来。列车驶过游乐园偷偷安排的快照相机前,每个人狰狞的脸都被拍了下来,无一倖免。

绕啊绕,转呀转。终于,列车放慢速度,停了下来。

你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虽然几秒前才感觉惊吓不已)离开坐位,回到踏实的地面上。下车后,你们一群人看着彼此惊恐而狰狞的照片哈哈大笑。

如果有位不知道云霄飞车是什幺的史前人类在旁目睹一切,他一定满脸黑人问号,诧问:「他们为什幺要这样虐待自己?」


云霄飞车是个弔诡的发明,大概只有人类会追求这种快感了。不过,这个弔诡的游戏却完全仰赖「负面情绪」才能运作。如果我们没有害怕与惊恐的能力,就无法体会下车之后的舒缓与快感。

快乐和痛苦有时只有一线之隔。许多时候,在我们追求快乐之前,要先愿意靠近痛苦。这种例子其实还不少,恐怖片是另一个好例子。

到底,这类型电影的爱好者,在看鬼片、恐怖片、惊悚片时,是出于怎样的心态?我问过身边一些鬼片爱好者,看鬼片是在追求什幺?得到的答案很简单,就是一个字「爽」。这种特殊的快感,大概仅属人类有了。你家的狗绝对不会咬着《七夜怪谈》的DVD,向你摇着尾巴,用牠无辜的眼睛说:「我想看!我想看!」

恐惧、害怕、担忧都是负面情绪,却也同时是许多快感的根源。不仅如此,适当的恐惧与害怕,其实还对身体有些正面的帮助。

电影公司曾做过一个趣味的研究,发现在看完《鬼店》、《大法师》或《异形》这些恐怖片之后,身体可以燃烧约一百五十单位的卡路里,相当于成人散步半小时消耗的热量。

在看完恐怖电影《德州电锯杀人魔》之后,观影者身体的免疫系统居然暂时增强了,身体开始动员,好像真的要开始对抗眼前的坏人一样。

对人类来说,受惊吓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增加我们的社交行为。想像一下,如果《七夜怪谈》里的贞子正追着你,实在有够惨的。但这时若身边有个人陪着你一起被追,感觉真的会好很多。在害怕与恐惧的时刻,我们会团结起来,更愿意与他人合作,提升彼此的生存机率。

恐惧也可以回答一个世纪之谜:「为什幺男生在追女生时,总要带对方到某座深山去看夜景、看星星?」上山之后,明明到处都黑漆漆的,夜景什幺的有时得靠运气,反倒是有一堆现成的蚊子。

心理学的解释是这样的: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第一次上山的女生常油然而生一股恐惧感。而面对这种心跳微微加速、有点紧张的身体感觉,女生时常会产生混淆,心里可能想着:「咦,为什幺我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我对他有意思吗?」

对大脑来说,身处不安全的地方,没有什幺比「身旁的人」更重要了,这无形中替想追人的男生做了助攻。而平安下山后,恐惧解除的感觉也可能让女生心生错觉,认为:「咦,这个男生好像还不错……。」

除了因恐惧而快乐之外,人类也是少数能因为「痛」而快乐的物种。

身为不吃辣的人,很难体会吃辣的人到底在想什幺。许多嗜辣如命的人表示,他们吃辣时追求的不外乎「爽」字。

查了资料之后才知道,我们常说味觉有「酸甜苦辣鹹」,并不正确,辣其实不是味觉,而是一种痛觉。不信的话,你可以用手触摸辣椒,摩擦一阵子后,手指也能感受到麻麻的痛。辣椒素刺激受体后产生的灼热感,相当于摸到摄氏43°C的物品。

这种「因痛而爽」的例子,除了吃之外,还出现在人类的性行为中。电影《格雷的五十道阴影》上映后,让一些不那幺广为人知的性爱形式成为话题,像是绑缚、性调教、施虐、受虐等等。

这些性爱形式,都参杂着身体上的痛与情绪上的负担(如受到支配、遭到虐打等)。不过,对某些人而言,这些生理与心理的痛,反而带来了难以取代的愉悦。

倘若把害怕、恐惧这些情绪都从我们身上拿掉,人类生活会顿失许多乐趣。快乐与不快乐可以共存。

「不快乐」不一定是「不快乐」的。

有时,「不快乐」也可以是「快乐」的。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练习不快乐?!:不快乐是一种本能,快乐是一种选择》,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苏益贤

什幺?为什幺要练习不快乐?
活着已经够辛苦啦,这本书到底想做什幺?
其实,真正的快乐常藏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们总是认真地寻找快乐,
却忘了问问自己,这些方法有效吗?
为什幺认真之后,快乐坏掉了、痛苦更苦了?

本书将陪伴大家一起重新思考快乐/不快乐这件事。

喜剧演员卓别林说:「如果用特写镜头看生活,生活就是一场悲剧;如果用长镜头看生活,生活就是一场喜剧。」
生命的本质,像是一块块马赛克拼贴,每一块都有自己的颜色与质地。一块块马赛克,慢慢组合拼凑,构成了整个人生。
偶尔,我们会忘记这件事,误把「某块马赛克」当成整个人生。中乐透时,我们想着「这辈子发了」;生大病时,我们喟叹「这辈子完了」。
像这样,我们常把「片刻」当成「永恆」。一直用着卓别林所说的「特写镜头」过日子,用一块小小的马赛克来定义自己的一生。
时间会陪我们走过很多很多路,给我们一些智慧。有天,我们会突然回首,而时间会提醒我们把镜头拉远一点,把「整幅人生的画」都看进去。
〈你在烦恼什幺〉的歌词最后,青峰说:「片刻组成永恆。」一刻一刻,有苦有悲、有喜有乐,不用惧怕,也无须执着。大大小小的人间悲喜剧,慢慢拼贴而成的那幅画,其实才是人生,才是永恆。——苏益贤

——以浅显易懂的比喻,让你了解快乐的真谛——

临床心理师苏益贤透过一年上百场演讲与访谈活动,与大众面对面接触,深入而广泛地了解人们对快乐的渴求与迷思,以浅显易懂的比喻,带领大众了解人为什幺会快乐、什幺才是真正的快乐、快乐为什幺会让人痛苦、快乐如何坏掉等问题。透过书中介绍的各种快乐实验与故事,这些问题将不再是难题。

《练习不快乐》:花力气禁止负面情绪出现,就像牙痛时不允许痛的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dst|及时的资讯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信誉官网 申博138体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