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M生活播 >《纽约时报》年度十大好书怎幺选?从选书流程到书评标準,纽时编

《纽约时报》年度十大好书怎幺选?从选书流程到书评标準,纽时编

每到岁末,欧美各大媒体开始纷纷公布当年度好书的书单,而这些书单都具有指标性的意义,反映这一年来在国家、社会、政治、文化等各面向,人们所关心的议题。在美国又以《纽约时报》的书评最具权威性,甚至影响书市的销售业积。若要追溯《纽约时报》书评版的历史,可以回到创刊,一开始书评版是每星期六的增刊版,之后在1911年1月底改为在每星期天出刊,页数也从八页增加到三十二页。纽时书评历经了百年以上的时间,其所推荐的书单往往也是全球书市的指标,然而,年度好书到底是怎幺「选」出来的?又依着什幺样的标準?

《纽约时报》书评版的编辑潘蜜拉‧保罗(Pamela Paul)前些日子正好在社群网站Reddit贴文,回答网友有关《纽约时报》书评的问题,以及他们如何评选出每年十大好书的过程。以下综合整理网友的提问:

年度好书的评选从年初一月就开始,这是个一整年的任务,目前每年出版的新书量仍非常多,纽时书评大约也只是新书其中的1%。

每年一月,纽时书评版的编辑会各自挑出他们认为有特色且值得关注的新书作品,然后列一个清单,所有编辑都能看得到这份清单,编辑们开始相互阅读彼此之间推荐的书单。在这一整年的过程当中,有些新书进入这个清单、有些被删除了。每週编辑团队都会回顾上一週的清单,随时评估且不断更新,从中挑出「编辑严选」推荐的书单,直到当年度10月左右,竞争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随后,大家汇整编辑严选的书单,缩小名单到一百本年度好书,这一百本中包括五十本小说类和五十本非小说类,再中先挑出最出色的十本,也就是最后所公布的年度十大好书。

从一百本好书再精挑出十本,的确是个很艰难的决择。但整个过程是非常开放、民主的。虽然,最后进入Top 10决选时,还是得有人做出最终决定性的名单,也许并非每一位编辑所推荐的书都能上榜,但我们会希望至少有一本他们推荐的好书能在榜上,只不过某些时候,仍得挥出那把独裁的剑,以得出最后的名单。

在纽时书评版工作的同仁全都是编辑,并不是专职的评论作者。书评编辑们,经常坐在一起讨论工作,到处走走,面对面与伙伴们交流。每週书评版编辑们都会处理许多新书,一般来说,各类型的书他们都会看,然后编辑会先挑出有哪些新书值得写书评,接着就会找人来撰写。当然,我们所挑出来的书,多少也反应了编辑与《纽约时报》读者的口味。至于,《纽约时报》的评论作者,他们可以挑他们有兴趣的书来写书评。

在工作地点上,书评编辑们都在办公室中工作,《纽约时报》的评论作者则大多都是在家工作。有时候《纽约时报》的评论作者也会来到办公室,我们也会和他们讨论有关工作的部分,不过大多时候还是以打电话连络为主。我们都是一群喜欢读书、讨论书的人,常常一聊就是一整天,往往到逼不得已的时候,我们才赶快收起话题,回去写稿或编稿。

编辑们会列出一个人选名单,名单中可能包括学术界、科学界、文学界……等各界的作家或评论者,然后交给副主编与主编来做最后决定。在寻找评论人名单的过程里,编辑们总希望能挖掘新生代的作家,因此,有时会在新书作者里寻找适合的人选,当然我们也有遇过一些人会直接拿着他们曾经发表过的文章剪报来给我们看,并告诉我们,他们有兴趣评论哪些书,以及他们自己擅长在哪些领域。无论如何,评论人若是遇到有利益冲突的状况,例如与需要评论那本书的作者认识,或者都来自同一家经纪公司等,我们都会自名单内排除。

潘蜜拉认为,一篇好的书评往往是具有知性与感性。「书评必需要够有深度与因果情境的脉络。」不是只是把书里的内容故事再说一次。潘蜜拉说,对一个书评家来说,犯得最大错误就是把读书心得报告(book report)与书评(book review)弄混。读者并不想知道发生什幺故事,也不爱被「剧透」。读者喜爱也希望自己去探索与挖掘故事的内容,书评家不是在写故事摘要。

一篇好的书评里至少要具备以下几点的其中一项:例如,从中能看见作者在写这本书的动机、背后的情感,或者作者以前是做过些什幺?作者在写作之前做了哪些研究?甚至作者因生命中遭逢哪些历程,而让作者写出了这样一个故事。另外,还包括这本书哪里写得好?哪个部分还有欠缺?书评文章是必需要有一些评判的意味在里面。读者透过书评可以知道这是不是一本值得花时间阅读的书,还是只是浏览即可。

潘蜜拉认为,「好书」其实是一个很鬆散的定义,以今年十大好书来说,除了这些书的确都很出色也相当具有抱负之外,他们之间共通点很少。我觉得所谓的「好书」也许可以这幺说,无论在整个故事架构的视野、观点的原创性、说故事的方式、甚至每个文句词藻的运用等,在各方面都非常出色与到位。这跟哪本书含有最重要的讯息,或者立场是与我们认同的一致等因素都没有绝对必然的关係。潘蜜拉认为,所谓的「好书」,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即使在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人们都还想要去阅读它们。

其实没有什幺太多的关係。很多时候,那些在书评家眼中并不讨喜,甚至获得负评的书,却被我们认为它值得被收入在本年度最佳书单里。举例来说,Anthony Doerr的《我们看不到所有的光》(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这本书,它的书评评价并不太好。但是,我们仍然将它列入今年十大好书里。《我们看不到所有的光》是一本以二次大战为背景的小说,作者非常特立独行以简短篇章写成,文笔优雅抒情。不管市面上书评评论如何,年度好书是纽时书评版的编辑观点,也因此我们的编辑团队必需竭尽所能的拥有独立的见解与看法。

潘蜜拉回忆,有一年没工作、没另一半、没孩子、当时也没网路,因着兴趣,那一年总共读了七十六本书,当中包括《白鲸记》(Moby-Dick)。不过,后来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即使,我现在每週都尝试要读完一本书,但厚实的大部头书读起来进度非常慢,这跟生活一样!另外,最大的牺牲就是电视,我从来没看电视。」

透过潘蜜拉在Reddit上与网友互动的讨论内容,让大家更了解编辑如何在一年出版的千万本新书中,如何挑选值得关注的书籍、如何选择撰写书评的评论人、哪些人可能对哪些书种类感到兴趣……等,也藉此让大众可一窥《纽约时报》书评版的运作过程。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dst|及时的资讯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体育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