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N生活书 >428大集会听证会‧证人:有人冲破围篱变街头示威‧射水炮不果
428大集会听证会‧证人:有人冲破围篱变街头示威‧射水炮不果(吉隆坡9日讯)“428大集会听证会"第二十五名证人阿历查克拉联邦后备队助理警监指出,集会于下午3时因有人冲破独立广场的铁支围篱,导致和平集会演变成街头示威。他先令队员发射水砲疏散人群,但不果,进而令发射化学成份的水砲及催泪弹迫使集会者疏散。他相信集会者可循着衔接东姑阿都拉曼路的各小巷离开现场。阿历查克拉声明,联邦后备队伍在东姑阿都拉曼路所发射的112颗催泪弹皆是朝上空发射,但在敦霹雳路所发射的两颗催泪弹,在考量到影响轻快道操作的情况下,才以直射方式发射,他强调,期间不曾看见有人受伤。他在由人权委员会召开的听证会上讲解,一般发射催泪弹的“有效距离"为150公尺,水砲为50公尺,而手製催泪弹则是15至20公尺;若往上发射催泪弹在触及人体后将快速地弹开,不会灼伤或造成严重伤害。曾3次警告集会者撤退当委员之一的德达沙门问他是否知道现场有集会者的眼睛因催泪弹攻势而受伤时,他表示不清楚,但他认为只有在直接发射催泪弹才会造成伤害。阿历查克拉于週四供证时指出,他率领的联邦后备队4B于428凌晨2时已驻守在独立广场底层,直到中午12时才被谕令在独立广场上列队待命执行任务。他声称,集会从中午12时至下午3时并没有特别事项发生,但后来有集会者冲破围篱铁支,现场情况变得激烈。他声明,他曾三次发出口头警告集会者若不撤退,队伍将採取强硬行动驱散人群,后来他见集会者依然涌上前,就指示发射水砲。他强调首轮发射的水砲只是清水。“我们先发射水砲,但是没办法驱散集会者,因此再发射含有化学成份的水砲,在这之间我没再发出第二轮警告。"他指出,集会者退开后很快又聚集起来,东姑阿都拉曼路及敦霹雳路仍然布满人潮,他下令队伍朝东姑阿都拉曼路的集会者发射催泪弹驱散人群,期间没有发出警告。他声称,队伍在下午3时30分至4时30分期间,在东姑阿都拉曼路共发射112颗催泪弹及两颗手製烟雾弹驱散集会者。他认为该条大道衔接各小巷,集会者可穿梭小巷逃离现场。阿历查克拉说,当时他知道集会者谩骂队伍,但距离遥远,听不清楚谩骂内容。“集会者仍未疏散,甚至向警员抛塑胶瓶等物品。"他声称,队伍于下午6时在敦霹雳路再发射两颗催泪弹。他披露,队伍行动于晚上8时结束,他随后针对当天事项报案。集会者回抛112颗催泪弹阿历查克拉在警方代表贾玛鲁丁助理总监引导下指出,集会者几乎都把他们在东姑阿都拉曼路所发射的112颗催泪弹抛回来。他强调,若集会者没有参与集会,而是留守在家,就不会受伤或被逮捕。他透露,428集会当天约有2000名警员驻守现场,而其队伍仅有71人,现场集会者则约2万5000人,人数悬殊,所以他认为发射水砲及催泪弹驱散人群是最佳方案。他坦承当天警队的逮捕小组也在现场,但他否认联邦后备队协助逮捕集会者,坚称其队伍只是驱散集会者。当律师公会代表王克强询及若轮流发射水砲及催泪弹,而不是一直发射催泪弹,是否更有效驱散人群,阿历查克拉并不认同此做法,坚称他的做法才能驱散人群。警作业程序可对妇孺发催泪弹当主持听证会的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拿督许绿娣提到警方应更谨慎对待参与集会的妇孺时,阿历查克拉声称,在警方标準作业程序中,发射催泪弹及水砲时并没有任何限制,儘管对象是妇孺。他强调,标準作业程序说明,警员并不能使用警棒殴打妇孺。询及是否在集会现场看见小孩时,阿历查克拉说,他在东姑阿都拉曼路时未发现小孩蹤影,但他在敦霹雳路执行任务时,确实看见妇孺站在路旁。针对联邦后备队所使用含有化学成份的水砲是否获化验局认证的问题,他则表示这得谘询上司。警员:未见同僚殴打集会者听证会第二十六名证人,来自蕉赖警区的刑事调查警员王胜强(译音)声称,428当天他驻守在大地宏图,负责监督集会现场情况,但对于现场是否有集会者受伤及警员是否殴打集会者等事,他则声称未亲眼看见此情况,因而一概回答不知。他声称,他接到的指示是儘可能採取“温柔"的方式监督现场,但他无法清楚告诉听证会有关逮捕集会者的程序。他说,他驻守在大地宏图并没有看见制服警员殴打或粗暴对待集会者。当询及警员逮捕集会者时,是否应穿上有编号的制服时,他则不同意,毕竟制服上已有警员名字。他强调,若被逮捕者已被拷上手铐,就不应被殴打。他也认为,摄影记者的相机不应被没收。【热点新闻:428大集会】‧2012.08.10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dst|及时的资讯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网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